首頁 > 文化 > 人文天地 > 正文

她滿身花香讓我沖動一躍而起

文章來源:禪小巖 作者:禪小巖
字體:
發布時間:2015-05-15 17:43:00

 我上天臺的時候,邢科和馮雨潤正抱在一起,看到我,馮雨潤跑過來,拉住我的手,“姐,你都給我大表哥味的啥啊,瞧他肥的。”

我看了眼邢科,果然都有小肚子了,這才倆月沒出去打籃球了吧,都快成豬了,“呀,男人三十歲左右都發福,等你將來討了老公你就會知道。”
“哦,姐,我問你哈,我小時候有一次和表哥玩,也就開襠褲那會兒,大家都說她胯下很神奇,你懂得,是真的嗎?”馮雨潤也真是不要鼻子座的妞兒,這話也能開得了口。
我臉刺啦啦的,雖然已經為人妻,但如果你和我討論這檔子事兒,我還是覺得無法接受。“好了,吃飯了,小女生家家,知道的還挺不少,另外,我告訴你,剛才我已經把書房給你收拾了,今晚你就睡哪里。”
“姐,我愛你。”她又是對著我的臉,吧唧一口親下去。我的親娘哎,她的口水都噴了我一臉。
雖然,馮雨潤有點傻而吧唧的,但是我覺得,這才符合她這個年齡,她進公司時,我查看她的簡歷,中專畢業,曾經在化妝品公司工作過,這回跳槽的原因,她寫道是因為老板偷摸了她屁股。我看著想笑,她怎么啥也不避諱,啥都敢說。我在面試她的時候,我問,“職場老色狼那里都存在,在這里,你難道都不怕?”她特認真的說,“姐姐,以你這樣的姿色在這里都平安無事,我肯定沒問題啊,你看我長成這樣,都對不起俺爹娘。”
“姐姐,你做的菜真好吃,是我這輩子吃過最好的。”她挑了一根黃瓜條,放在嘴里,瞇著眼,做享受狀。
“好吃就多吃點,我老婆可是不經意下廚的,這一次,我可是幫了你的光。”邢科說著,卻不小心被嗆的滿眼是淚,“我說老婆啊,你能不能做煎魚時把孜然,辣椒都勻散了,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啊,哈哈。”
“啊,我嘗嘗,啊,呸……”的確如此,我只好擠眼,“對不起啦。”
“瞧,你們都一個個矯情的,來讓我嘗嘗。”馮雨潤夾了一塊魚肉,放在嘴里,就跟沒事人是一個樣。“哦,我懂了,肯定是你們兩個都不能吃辣,你們不知道啊,我小時候常一碗米飯,配大半碗辣椒,我就是辣椒罐子里泡大的。”
“哦,怪不得。”我感嘆道,當然,我也很能吃辣,或許是現在懷了寶寶吧,一想到這里,不行,我要吐了。邢科走過來,給我端了杯牛奶,“老婆,要不,我給你做點清淡的吧。”
我接過牛奶漱了漱口,“今天是表妹第一天來,無論如何,我也要把這頓飯給吃完,對吧?”
邢科說,“那你注意點。”
我點了點頭,問,“對了,我還沒問,這是你哪門子表妹???”
邢科倒了一杯酒,“這個啊,說來話長,我媽有一個同父異母的妹妹,嫁到了農村,和我媽關系特好,就這層關系,嘿嘿……”
“哦,那你媽媽現在還好嗎?”我問馮雨潤,沒想到她竟然哭了。“對不起,對不起,是不是姐姐那里說粗話了。”
“沒有。姐姐,是我命不好,我媽走了……”一頓飯我竟然戳到了人家的傷心事,覺得怪不好意思的。
“別哭了,別哭了……以后我們就是你的親人。”邢科說話還對我眨眼,我同時也附和著說道。
哭了一小會兒,她抬起頭來,“沒事兒了,來,姐,有西瓜沒?”
我去冰箱里搬了個出來,本要切,她奪了過去,一個拳頭砸裂西瓜,“姐,我們農村都這樣吃瓜,用刀多麻煩啊。對吧?來,姐,你吃。”
我被鎮的目瞪口呆的,直到手里的瓜都掉了還不自知,“雨潤,你這也太夸張了吧。”
“更夸張的還有呢?”話說完,只覺得地板都動了下,她劈了一字腿。“哈哈,姐姐,我可是身懷絕技呢?等以后了,我保護你。”
“好妹妹,謝謝你。”我主動抱了她,這小妞太可愛了。
在一陣愉悅的氛圍中,我們吃完了晚餐。
晚上九點四十的時候,剛要睡,公司老板打來電話,讓我現在,立刻,馬上回公司一趟,公司的高層都正等著我,我問什么事兒?對方說,有點懸,你趕緊趕過來吧。
“邢科,我有點事兒,先走了啊,你少玩一會兒電腦,早點睡啊。”

轉載請注明出處:http://www.hyldwj.com/wenhua/renwen/2015-05-15/26208.html





女人张开腿让男人桶肌肌_av网址大全_欧洲美熟女乱又伦